悲觀之後的曙光


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莫言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人類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今天我們要讀一下他的文章,並發表一點我們的點評。點擊下面的音頻播放鍵,收聽我們為你讀的莫言的文章和我們的點評。

請點擊下面的紅色播放鍵,播放音頻。如果你居住在大陸,可以點擊這裏聽伺服器在大陸的音頻,速度較快。鼓勵你在聽的過程中,將頁面拉到底部的迴應區,及時打出您的迴應。謝謝!

0_800

人類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
莫言

人類社會鬧鬧哄哄,亂七八糟,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看上去無比的複雜,但認真一想,也不過是貧困者追求富貴,富貴者追求享樂和刺激。基本上就是這麼一點事兒。

為什麼人們厭惡貧困?因為貧困者不能盡情地滿足自己的慾望。無論是食慾還是性慾,無論是虛榮心還是愛美之心,無論是去醫院看病不排隊,還是坐飛機頭等艙,都必須用金錢來滿足,用金錢來實現。

富是因為有錢,貴是因為出身、門第和權力。當然,有了錢,也就不愁貴,而有了權力似乎也不愁沒錢。因為富與貴是密不可分的,可以合併為一個範疇。貧困者羨慕並希望得到富貴,這是人之常情,也是正當的慾望。富貴是人的正當慾望,但不用正當的方法得到的富貴是不應該享受的。

貧困是人人厭惡的,但不用正當的手段擺脫貧困是不可取的。但現實生活中,用不正當的方式脫貧致富的人比比皆是,用不正當的方式脫貧致富但沒受到懲罰的人比比皆是,雖然痛罵著那些用不正當的方式脫貧致富了的人,但只要自己有了機會也會那樣做的人更是比比皆是。

人類的慾望是填不滿的黑洞,窮人有窮人的慾望,富人有富人的慾望。漁夫的老婆起初的慾望只是想要一隻新木盆,但得到了新木盆後,她馬上就要木房子,有了木房子,她要當貴婦人,當了貴婦人,她又要當女皇,當上了女皇,她又要當海上的女霸王,讓那條能滿足她慾望的金魚做她的奴僕,這就越過了界限,如同吹肥皂泡,吹得過大,必然爆破。

凡事總有限度,一旦過度,必受懲罰,這是樸素的人生哲學,也是自然界諸多事物的規律。

民間流傳的許多具有勸誡意義的故事都在提醒人們剋制自己的慾望。據說印度人為捕捉猴子,製作一種木籠,籠中放著食物。猴子伸進手去,抓住食物,手就拿不出來。要想拿出手來,必須放下食物,但猴子絕對不肯放下食物。猴子沒有“放下”的智慧。人有“放下”的智慧嗎?有的人有,有的人沒有。有的人有的時候有,有的人有的時候沒有。人總是會有一些捨不得放下的東西,這就是人的弱點,也是人的豐富性所在。

一百多年前,中國的先進知識分子曾提出科技救國的口號,三十多年前,中國的政治家提出科技興國的口號。但時至今日,我感到人類面臨著的最大危險,就是日益先進的科技與日益膨脹的人類貪慾的結合。在人類貪婪慾望的刺激下,科技的發展已經背離了為人的健康需求服務的正常軌道,而是在利潤的驅動下瘋狂發展以滿足人類的——其實是少數富貴者的病態需求。

人類正在瘋狂地向地球索取。

我們把地球鑽得千瘡百孔,我們汙染了河流,海洋和空氣,我們擁擠在一起,用鋼筋和水泥築起稀奇古怪的建築,將這樣的場所美其名曰城市,我們在這樣的城市裡放縱著自己的慾望,製造著永難消解的垃圾。

與鄉下人比起來,城裡人是有罪的;與窮人比起來,富人是有罪的;與老百姓比起來,官員是有罪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官越大,罪越大。因為官越大,排場越大,慾望越大,耗費的資源就越多。

與不發達國家比起來,發達國家是有罪的,因為發達國家的慾望更大,發達國家不僅在自己的國土上胡折騰,而且還到別的國家裡,到公海上,到北極和南極,到月球上,到太空裡去瞎折騰。地球四處冒煙,渾身顫抖,大海咆哮,沙塵飛揚,旱澇不均等等惡症候,都與發達國家在貪婪慾望刺激下的科技病態發展有關。

在這樣的時代,我們的文學其實擔當著重大責任,這就是拯救地球拯救人類的責任,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人們,尤其是那些用不正當手段獲得了財富和權勢的富貴者們,他們是罪人,神靈是不會保佑他們的。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那些虛偽的政治家們,所謂的國家利益並不是至高無上的,真正至高無上的是人類的長遠利益。

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那些有一千條裙子,一萬雙鞋子的女人們,她們是有罪的;我們要用我們的作品告訴那些有十幾輛豪華轎車的男人們,他們是有罪的;我們要告訴那些置買了私人飛機私人遊艇的人,他們是有罪的,儘管在這個世界上有了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但他們的為所欲為是對人類的犯罪,即便他們的錢是用合法的手段掙來的。

我們要用我們的文學作品告訴那些暴發戶們、投機者們、掠奪者們、騙子們、小丑們、貪官們、汙吏們,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如果船沉了,無論你身穿名牌、遍體珠寶,還是衣衫襤褸、不名一文,結局都是一樣的。

我們應該用我們的文學作品向人們傳達許多最基本的道理:

譬如房子是蓋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如果房子蓋了不住,那房子就不是房子。我們要讓人們記起來,在人類沒有發明空調之前,熱死的人並不比現在多。在人類沒有發明電燈前,近視眼遠比現在少。在沒有電視前,人們的業餘時間照樣很豐富。有了網絡後,人們的頭腦裡並沒有比從前儲存更多的有用信息;沒有網絡前,傻瓜似乎比現在少。

交通的便捷使人們失去了旅遊的快樂,通訊的快捷使人們失去了通信的幸福,食物的過剩使人們失去了吃的滋味,性的易得使人們失去戀愛的能力。沒有必要用那麼快的速度發展,沒有必要讓動物和植物長得那麼快,因為動物和植物長得快了就不好吃,就沒有營養,就含有激素和其它毒藥。在資本、貪慾、權勢刺激下的科學的病態發展,已經使人類生活喪失了許多情趣且充滿了危機。

悠著點,慢著點,十分聰明用五分,留下五分給子孫。

維持人類生命的最基本的物質是空氣、陽光、食物和水,其他的都是奢侈品,當然,衣服和住房也是必要的。人類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當人們在沙漠中時,就會明白水和食物比黃金和鑽石更珍貴,當地震和海嘯發生時,人們才會明白,無論多麼豪華的別墅和公館,在大自然的巨掌裡都是一團泥巴;當人類把地球折騰得不適合居住時,那時,什麼國家、民族、政黨、股票,都變得毫無意義,當然,文學也毫無意義。

我們的文學真能使人類的貪慾,尤其是國家的貪慾有所收斂嗎?結論是悲觀的,儘管結論是悲觀的,但我們不能放棄努力,因為,這不僅僅是救他人,同時也是救自己。

dead-fish-around

我們的點評

剛剛你聽的,是家喻戶曉的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莫言寫的一篇文章,叫“人類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據作者自己所說,因為他是一個不喜歡開口多說話的人,所以才取了“莫言”一名。然而,人一旦出了名,想繼續莫言下去也不容易了。所以,現在網絡上,你經常可以看到他到處演講的內容,或發表的文章,也許,就衝著他莫名的性格及當今的人氣,你也可以相信他說的話,不會是為著譁眾取寵而來。

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印度人抓猴子的把戲,在籠中放食物誘引猴子把手放進去,因著猴子不肯放下的特性,手一伸進籠子裡,寧願被抓住也不放下手中的食物,結果就只好乖乖送上門。

這不禁使我們想到了聖經上提到的一句話,說是到了末日的時候,最明顯的時代特點就是“想要”,這與猴子因想要,就一直抓住不放,有異曲同工之妙。

難怪,進化論者堅持說,人是從猴子變過來的,人想要,能抓的本性,不能不說是與猴子放不下的基因一脈相承;而對於一直強調創造論才對的人而言,起碼你自己要脫離各種想要的慾望,才能現身說法地證明上帝造的人,果真不是猴子呀!

無論如何,莫名最後不得不哀嘆,作為一個文學家,他有責任喚醒人們的良心,但看到的前景卻是悲觀的。這也不難理解,就像他所指出的,猴子的放不下,是因為它們沒有像人類一樣的智慧。而真正的智慧又從何而來呢?

兜了老半天的圈子,結果又回到上帝這邊來了。如果你能得到從上帝而來的智慧,必定看到所謂世界末日之到來,無非是耶穌再來的日子,他要把人類帶進一個嶄新的千禧年時代,眼前人所看到的一切,似乎灰灰暗暗,到處籠罩著悲觀的濃煙密霧,然而,地平線的另一端,帶著正能量的曙光正預備著透射噴發而出。倘若你能看到這一點,從心裡湧出的喜樂和痛快,必令人無法莫言不語,要知道,那才是上帝給人類,集體頒發世界和平獎的重大時刻!

lanyu_1188_small

注:莫言的原文,取自這裡。有任何問題,請與我們聯絡,謝謝!


打賞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