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時事點評:反恐的同時也要反省


本次我們想借著時不時發生的恐怖襲擊和打仗的風聲說幾句話,但願這些點評,加深我們對很多問題的認識深度,也擴展我們看問題的角度和廣度。如果你住在大陸,請點擊這裏收聽國內平臺上的音頻(簡體文字),會快很多。

請點擊下列播放鍵收聽我們的點評音頻:

親愛的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來到津真有味,我是主持人以西緬。

今天我想借著時不時發生的恐怖襲擊和打仗的風聲說幾句話,因為我們雖然不想看到罪惡,但無論是從世界的大範圍看,還是從我們身邊來看,不順心的罪惡事件無處不在。

一談到恐怖事件或戰爭,大多數人採取的姿態,就是快速站邊,很像小孩子看電影,新面孔一出場,總是問大人:好人壞人啊?

面對戰爭或可能發生的戰爭,人們選邊的方式幾乎千篇一律:人在戰爭的哪一方,就自然支持自己所在方,很像看一場球賽一樣。我方一定對,敵方一定錯。

然而,面對恐怖事件,眾人幾乎全部一面倒:不管男女老幼,不管政治信仰是否相同,都同聲譴責製造恐怖的人和團體,彷彿不如此譴責的人就是無情,心就不是肉長的。譴責的理由也十分充分:施行恐怖的是魔鬼般的邪惡歹徒,被迫接受恐怖的是天使般的善良無辜,從表面看確實如此。為此,反恐就堂而皇之成了可以聯合全世界各色人種唯一的旗幟和口號了。沒有多少人願意冷靜下來,對產生恐怖的緣由和土壤反思並反省。

如果所謂的恐怖事件就是導致很多人死傷,那麼,戰爭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了。因為現在見於新聞的所謂恐怖事件,多是一個人或幾個人策劃的,再大的殺傷力,也不過導致幾十人或上百人死傷而已(911事件蹊蹺迷離,是個例外),而且是間歇零星的。但是戰爭卻不同了,任何的國與國之間的戰爭都不僅僅是死傷一些人就完結了事的,而是可以長達幾年甚至十幾年。想一想,到底哪一個更可怕呢?

談到恐怖,我們傾向於像小孩子一樣,單是從邪惡或是正義這個角度來看問題。但卻忘記了這一點:除了邪惡本身之外,另外一個培植恐怖的土壤,就是現實生活中貧富的巨大反差。

出於創造天地之主特殊啟示的聖經,深深知道這個問題所在,因此在聖經裡除了呼喚人轉離罪惡歸向真神之外,還在律法中特別設立的一個叫“禧年”的規定,即以“五十年”為一個大循環週期,叫活在地上的人經歷“人得自由”和“物歸原主”的大釋放。禧年一到,賣身為奴的,將重獲人身自由;賣地為貧的,將重新拿回自己名下的田產。如此這般,所有人都可以同時回到一個起跑線上。這就是聖經上所講的“禧年”的精髓,好得無比,好得超現實,好得令人無法相信!

如果我們透過聖經裡所說的“禧年”這個概念來反看現今的世界,不難發現其真正的頑症在什麼地方。

以法國和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因著基督的信仰最先臨到他們的緣故,無論在人身自由方面,還是在物質豐富方面,都遠超於落後和發展中的國家。為此,這兩個國家也是在移民政策上屬於較為寬鬆的,使得很多不同種族和信仰的人進入他們的國家,這是他們能夠包容別人的好的一面。但這兩個國家較為突出的問題是:“人身自由”不等於“人得自由”——真正的自由乃是從內心深處認識真理,以致有能力動用人的自由意志,選擇行神所喜悅的事。同理,因著人慾壑難填的貪心,“物質豐富”本身也不可能使得這些國家,主動推行禧年所要求的五十年一次的“物歸原主”,叫所有人都同時回到一個起跑線上,大家一起再重頭來過。前者的問題帶來道德的下滑,後者的問題帶來貧富的兩極分化。而後來的移民,都是在信仰上比較保守,在物質上又相對貧窮的人——要這樣的人融入西方越來越自由化的社會,潛在的問題是什麼,不必多講,後果可想而知。這一點從發生在歐洲的恐怖襲擊多為伊斯蘭教徒所為的實例,可見一斑。

說到這裡,你有沒有看到這樣一個規律,那就是,無論是極端的有神論也好,還是荒謬的無神論也好,都有一個共同點:刀子手下見勝負,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還有一個群體我們也不能忽視,那就是早已在西方國家住很久或本是土生土長的人。當這些人落到貧富差距窮的那一面的時候,從什麼都不信而轉向極端宗教的可能性就大多了。對於這一點,我們從發生在美國的恐怖襲擊多為本地黑人或白人所為,也可見一斑。

西方不是沒有在縮小貧富差別這件事上做出努力,他們採取多向富人徵稅,減少或免除窮人所得稅的方式,大大減少了貧富懸殊帶來的社會問題。這是我們需要明確給予肯定的。

但是,從整體上來看,西方在精神追求方面,從原來主導的基督信仰,滑向現在的自然神和無神論,以致背道而心靈憂鬱空虛;在物質追求方面,從原來主導的知足常樂,滑向現在富的更富、窮得更窮的光景,以致社會天平失去原有的平衡。這兩個問題合在一起,使得其不能在對“禧年”的認識上,取得原本當有的領先優勢。

在信仰上先起步的國家,如果在精神層面摸不到上帝的心意,其和平的環境就不會長久,也不可能在根本上促成社會的公正和平等。

兩百多年前,有一個叫史威登堡的人,從另外一個角度給了我們一個值得思考的答案。在他的《最後的審判》一書中,從天堂和地獄整體善惡平衡的角度,提出一個獨特的觀點。他認為,當進入地獄之人遠遠多於進入天堂之人的時候,善惡的平衡就會被打破,表明地上的教會就進入末後的衰敗期。在這個時候,神就會允許審判的事情發生。

我們從神允許亞述帝國興起,審判最先背道的北國以色列;允許巴比倫帝國興起,審判後來背道的南國猶大,包括兩次世界大戰的興起,我們就會發現一個規律:再次的審判發生時,神也會叫我們跌破眼鏡地看到,神會允許表面上看起來是更惡的人,起來對背道的國家發起攻擊,甚至宣戰。不明白這一點,我們就無法明白平時所看到的很多不平事件。

但願我們看到,聖經所預言的末世的末了到了。人類正面臨著一個新舊交換,進入一個全新的“千禧年”的時代。不從聖經所說的“禧年”觀念看問題,很多事情都會使我們迷惑以致不能忍耐等候。不法的事情增多,人的愛心就會冷淡,愛神並彼此相愛就會成為一句空話。

追求善良、和平的人啊,願我們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


打賞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