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由妻子偷渡帶出的自首經歷


本次我們針對一篇由世界華文小小說作家總會祕書長記洞天先生整理的一篇名爲《偷渡:妻子與丈夫團圓歷險記》的文章,爲大家作一些點評。爲着沒有聽過這篇文章的人,我先給大家讀一下這篇文章。如果你住在大陸,請點擊這裏收聽國內平臺上的音頻(簡體文字),會快很多。

請點擊下列播放鍵收聽我們的點評音頻:

這個故事是匈牙利一間華人教會的陳師母告訴我的,我不得不驚歎生活中的真實,竟然會比小說還要小說。

陳漢章是1991年先於妻子劉淑嵐出國到匈牙利的,走出國門到海外創業這可是一家人的大事,總得有個人先去探探路。可是等到劉淑嵐要去匈牙利時,情勢已急轉直下,匈牙利已對中國取消了免簽證,匈牙利是個僅有一千萬人口的東歐小國,實在是頂不住中國人潮水般地涌入。劉淑嵐辦理赴匈簽證時,一再地被拒簽了。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山不轉水轉,那時正逢上美國飛機據說是誤炸了中國駐南斯拉夫的大使館。這一炸,倒是使中國和南斯拉夫的關係更鐵了。頭腦靈活的國人乘此良機潮水般地涌向南斯拉夫。有時一天居然有四趟班機降落在貝爾格萊德的機場。劉淑嵐也就是駕着這股東風來到南斯拉夫的。

許多的中國人都在貝爾格萊德落了腳,但劉淑嵐的心卻早已飛到了布達佩斯。可到了南斯拉夫她還是辦不了到去匈牙利的簽證,夫妻依然是分居兩地。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劉淑嵐可不想呆在南斯拉夫,再等下去她會發瘋的,她決定花錢請蛇頭幫她偷渡到匈牙利。

鄉下人什麼苦沒有吃過,不就是跋山涉水,不就是忍飢挨餓嘛,這算得了什麼?出發前,蛇頭信誓旦旦地向劉淑嵐保證:你一百個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讓你踏上匈牙利的土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劉淑嵐們確實是踏上了匈牙利的國土,但卻被匈牙利邊防軍給逮住了。這時,劉淑嵐正想找蛇頭理論,可老奸巨滑的蛇頭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劉淑嵐倒是臨危不懼,她在被邊防軍抓住之前,趕緊給丈夫發出最後的信息:“完了,我們出事了,快來救我!” 隨即她毫不遲疑地將手機和中國護照丟在山溝裏,結果邊防軍從劉淑嵐身上什麼也沒有搜到。

有意思的事發生了,所有的偷渡者都被關進了監獄,等候被遣送回南斯拉夫,唯獨對劉淑嵐卻作了特別的處置。

花開兩枝,話分兩頭,此刻,我們回過頭來說說陳漢章。當他得知劉淑嵐決定偷渡時,不由地憂心重重,不知如何是好。已經信耶穌的他找到了華人教會陳師母訴苦。他對了陳師母說:“師母,這事你可一定要幫幫我,淑嵐要偷渡來匈牙利,你幫我向神禱告,求神讓她平安順利地到達匈牙利,我們夫妻倆已經分居多年了,實在太需要團聚了。”

陳師母不知幫多少教會的人禱告過,可這樣的禱告她就是在神學院也沒有學過呀!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言9:10) 陳師母左思右想,終於找到了亮光。她對神禱告說:“神啊,我也不知道這事該怎麼向你訴求。偷渡的行爲是你所不喜悅的,可你也說過,‘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爲一體。’(創世記2:24)他們夫妻盼望團圓,但又無法實現。劉淑嵐已正正規規地申請了簽證,可就是批不下來,迫不得已才走上了偷渡這條路。神啊,你愛世人,在你的眼中地上是沒有國界的,可現在地上還有國家之分,國與國之間還要簽證。劉淑嵐是你的兒女,我就將她交在你的聖所,求你按照你的恩典去扶持這位姐妹。”

就在此時此刻,陳師母的腦海中突然蹦出一段熟悉的《聖經》金句:“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 神啊,太謝謝你了,你用《詩篇》第121回答了我。陳師母一無掛慮了,這一夜卻睡得安然,睡得得香甜。

psalm121

可是第二天,風雲突起,陳漢章哭喪着臉來找陳師母了,他急不可待地說道:“師母,糟了,糟了,淑嵐被關進監獄了,怎麼辦,怎麼辦纔好?” 此時,陳漢章的腦子已亂成一團麻,都語無倫次了。

陳師母安慰他說:“別急,別急,我們先到獄中探望她,再想想辦法。” 陳師母曾多次到監獄中給關在那兒的偷渡不成的華人傳福音,因而熟門熟路。倆人來到監獄,可得到的答覆是根本沒有關押劉淑嵐這個人,問監獄長可以上哪兒找到這個人,他乾脆兩手一攤,雙肩一聳,甩出一句外交辭令:“無可奉告。”

當陳師母和陳漢章沮喪地走出監獄時,一位監獄看守偷偷地向陳師母招招手,他對陳師母說:“我知道你們要找的人現在在這兒。” 說時遲,那時快,他立即遞給陳師母一張手寫的地址,並迅速地消失了。

陳師母和陳漢章找到了那個地址,原來那是座孤兒院。怎麼回事,難道劉淑嵐就在孤兒院裏,會不會是監獄的看守騙了陳師母?既然人都來了,就打聽情況再說吧。陳師母找到院長,果然有個新來的孤兒名叫劉淑嵐,被安排在二樓204室。

原來,劉淑嵐雖然已二十多歲了,卻長着一張娃娃臉,加上又個子矮小,當邊防軍捉住她時從她身上搜不出任何證件。邊防軍問她:“Hány éves vagy?(匈牙利語:你幾歲?)” 劉淑嵐直搖頭,她根本聽不懂匈牙利邊防軍在說什麼。陳漢章曾在電話中告訴她,匈牙利語是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之一,陳漢章也不懂匈牙利語,他只記住一到十幾個數目字,擺地攤和匈牙利人做生意時,就藉助計算器進行交流。邊防軍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便斷定劉淑嵐還是個孩子,於是將她暫時送到了孤兒院。

陳漢章終於見到了久別的妻子,他偷偷地將自己的手機塞給她,並悄悄地說了幾句話。

第二天,陳漢章公公開開地開着車子來到孤兒院。孤兒院不比監獄,不但沒有荷槍實彈的看守,甚至連鐵絲網、圍牆也沒有。陳漢章的車子到達時,劉淑嵐正同其他孤兒們在操場上打球,陳漢章的車子就在操場上轉了幾圈,並向劉淑嵐使了眼神,劉淑嵐便找了個機會悄悄地上了車。就在當天的下午,一位牙醫奉移民局之命前來檢查幾個孤兒的牙齒,從牙齒是可以準確地判定一個人的年齡的,可是他們怎麼也找不到劉淑嵐了。

陳漢章和劉淑嵐就這樣重逢了,不管怎麼說夫妻團聚,總比讓劉淑嵐一個人呆在孤兒院好。

但是,他們倆每天讀《聖經》後,劉淑嵐心頭總是有一片驅不散的陰影在籠罩着。周復一週,月復一月,幾個月過去了,她總感到心中的不安不斷地加深,像一塊石頭壓在心上,奇怪的是這石頭一天比一天地沉重。有一天,劉淑嵐對陳漢章說:“我是個僞基督徒,我明明是偷渡到匈牙利,可我卻欺騙了匈牙利政府。”

陳漢章說:“你怎麼能這麼想?我給你說個故事吧。”

劉淑嵐捂着耳朵說:“我都愁死了,哪裏有什麼心情聽你講故事。”

陳章漢說:“別急啊,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聽完我的故事你就明白了。從前,有個國王左眼是斜眼,右腿又比左腿短了一截,是個瘸子。這麼個醜八怪偏又要畫家們來替他畫像。國王要求畫家只許絕對真實,不準任何美化修飾。畫好了重賞,畫不好斬首。第一個畫家心想,誰都想美化自己,嘴上說絕對真實,不過說得好聽而已。他將國王畫成了一個美男子 ,雙目炯炯有神,兩腿健壯有力。國王見了,罵道:拍馬屁的傢伙,推出去斬了!第二個畫家吸取了教訓,將國王直的面貌畫了出來,國王一句話也不說,滿臉怒氣地大手一揮,畫家的人頭落地了。什麼原因你自己去猜吧。第三個畫家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啊,他畫國王正在打獵,右腿擱在石頭上,自然看不出腿短了。握槍的國王正在瞄準,左眼順理成章地瞇成了一條縫,自然誰也不知道他是斜眼,國王看了大爲滿意,重賞!你說這個畫家拍了國王的馬屁嗎,可他畫的完全是真實的,你怎麼也挑不出剌來。在真實的背後,畫家並沒有說了違心的奉承話,這就是畫家的高明之處啊!”

劉淑嵐說:“你說的這個故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陳漢章:“怎麼沒有關係,關係大着哩。你就像那第三個畫家,其實你並沒有騙邊防軍,是他們自己看走了眼,把你當成小孩。”

劉淑嵐說:“我有沒有撒謊,我自己心裏最清楚。騙得了人,騙不了神,人在地上做,神在天上看啊。”

陳漢章頓時無語了。過了好一會兒,陳漢章對劉淑嵐說:“這樣吧,我們明天去找律師,聽聽他們的意見。”劉淑嵐點頭同意。

第二天,他們來到了律師事務所。律師勸劉淑嵐去警察局自首,按過去的慣例,因爲你已在匈牙利生活了幾個月,而你的中國護照又丟了,可能會關上個一年半載,就會釋放,不會遣送回中國的。

於是,劉淑嵐在陳漢章的陪同下來到警察局自首,承認自己是偷渡來到匈牙利的。法院認定劉淑嵐是主動自首,認罪態度又好,判她入獄半年。

半年後,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陳漢章開着車子前來接劉淑嵐出獄。劉淑嵐對陳漢章說:“我今天早晨讀《詩篇》時,讀的是哪節金句,你猜得到嗎?”

陳漢章說:“有意思,我來接你時,出門之前也讀了《詩篇》中的一段金句。”

劉淑嵐說:“那好,我們一起把這段金句讀出來。” 倆人齊聲朗誦:“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篇》一百一十九篇第一百零五節。”

倆人相視而笑,臉上洋溢着陽光。

tuanju

聽了上面真實發生的感人故事,你有什麼感想?故事雖然曲折,但結局很美,告訴我們:神看顧我們的需要,也體諒我們的軟弱,只要我們轉向祂,並敢於自首、面對我們自己的錯誤,祂就用憐憫待我們,即使地上的異國他鄉都會用賦有人情味的方式善待誠實的人。

另外,我們也從這個故事看到,神看重家庭,看重夫妻團聚,因爲神自己也渴望人類進入神的大家庭,以神爲大丈夫,在主耶穌第二次顯現的時候,讓整個人類成爲祂的新婦,領受祂無限的大愛。就像這對相愛的夫妻可以同感一靈,領受同一句經文一樣,神與人也可以同享神的道,好叫祂藉着我們彰顯神的榮耀。


打賞支持

Leave a Reply